ĵǰλ: 报码 > 报码 >

报码

上班族苦工作群久矣!终于有地方出手了:下班

ʱ䣺2019-09-17

  中山先生逝世后,蛰居香港的陈炯明也送来了挽联,当时很多人建议拒收,治丧委员会经过反复磋商还是收了,把它悬挂于挽联队列末尾不显眼的地方。陈炯明从追随中山先生革命到后来与孙中山兵戎相见,炮轰越秀山,逼得中山先生避走永丰舰。

  陈炯明的这幅对联用一句话来概括:还是不服气!陈炯明的意思是,虽然自己最后战败了,但不能以成败而论,究竟谁对谁错现在还不能论定,要留给后人评说。自己虽然与中山先生一战再战,但并非个人恩怨,是主义之争,自己也是为国家计,出于一片赤心。对联文字爽利,态度磊落,尽显一代枭雄本色。此联公布后,立刻引起了人的不满。邵力子认为陈炯明的挽联是诋毁孙中山,美化自己,把他对中山先生的背叛,轻描淡写为彼此内心才知晓的“故友”“私谊”,于是把下联中的“一战再战”改为“一叛再叛”,“赤心”改为“黑心”,亦是当时的一段佳话。

  袁克文为袁世凯的第二子,大名鼎鼎的“民国四公子”之一的袁寒云,虽放荡不羁,亦文采风流。这幅对联含蓄蕴藉、内涵丰富,极具言外之意、弦外之音。上联“江南”二字大有文章,自古正统的中原王朝大都定都与北方,在江南建都的大部分是偏安政权,不是正统。中华民国定都于南京,与当时袁世凯在北京的政权分庭抗礼,袁寒云用“江南”二字而不是用“华夏”“中华”这样的字眼,一下就把中山先生建立的中华民国贬斥为偏安一隅的僭越政权,下手稳准狠。

  下联写司马迁为项羽做《霸王本纪》更是将火力升级,项羽虽然最初自立为西楚霸王,压刘邦一头,但天下最终为刘邦所得,为汉家所有,这里袁寒云将袁世凯比作刘邦,把孙中山比作项羽,而且还故作大度的说“不教成败论英雄”,极尽揶揄之事,但又让人抓不住把柄,真是文字高手,不愧才子之名。

  俗话说,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不过,在当时悼念中山先生的挽联中确实有一幅被大家公认为首屈一指、独占鳌头的作品,为徐树铮所作。徐树铮文武双全,才华横溢,是段祺瑞幕下的中坚人物,号称“段系的灵魂”,辅佐段祺瑞“三造共和”。徐树铮一生最大的功绩就是1919年11月兵进库伦(今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),迫使外蒙古放弃所谓“独立”重回中国怀抱。

  徐树铮虽然身居北洋系,但他曾经留学日本,受过革命思想的熏陶,对中山先生的十分赞同。中山先生逝世时,徐树铮正在欧洲考察,用电报发回挽联一副:

  此联上句典出《论语·子路》,这里“民”字一语双关,既是原典《论语》中“民众”的原意,又指中山先生的民族、民权、民生三大主义,“一言而兴一言而丧”言及兴和丧两个方面,重点落脚在“兴”上,意思是实行中山先生的就可以使国家兴亡发达。

  下句典出曹操《让县自明本志令》,说明中山先生德高望重,功盖泰山北斗,有他在,国内那些复辟势力、跳梁小丑就不敢蠢蠢欲动、造次胡来。中山先生已经成为共和的象征,他倡导的民主共和观念已经深入人心,不可动摇。中山先生一生革命,立德立功立言不可计数,徐树铮信手拈来,区区数十字,便概括了中山一生的主要事功,不愧是大格局、大气象、大手笔,不得不让人折服。

  据黄埔军人出身的报人周游所记:“中山先生之丧,全民哀悼,举国偃旗,挽词之多,莫可纪极,而当时竟共推徐氏此联为第一。余曾分别询诸李协和(李烈钧)、胡展堂(胡汉民)、汪精卫、张溥泉(张继)诸先生:何以内文人学者盛极一时,而竞无一联能道出孙先生心事,以堪与徐氏抗衡者?所得答复,虽各不相同,但一致认定:徐之才气,横揽一世,远不可及。”

  1929年,国民政府在北伐告成后,在南京营建中山陵,将中山先生灵柩由北京迎至南京举行奉安大典,当时有报纸为此举行征联活动,只有上联,直到现在,也没有人能对得出即工稳又合适的下联,读者可以一试。

  前中山,指的是明代开国元勋中山王徐达,后中山是指孙中山先生,两人去世后都葬在南京钟山之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