ĵǰλ: 报码 > 报码 >

报码

外一篇:《熊逸·唐诗五十讲——将进酒》转读

ʱ䣺2019-09-19

  直到一日我不方便播放音频而打开文稿时,才忽然感觉似乎有一种更好的转述基调。

  熊逸,身为隐士,做起学问来不仅博,而且深,此前的得到课程《熊逸书院》、《熊逸佛学五十讲》,及其著述《王阳明:一切心法》、《春秋大义》、《思想的禅趣》、《周易江湖》等我也都拜读过。

  今日再看文稿,忽觉熊逸之行文笔墨竟是典型的散文风格!—— 虽为某个领域里的专深内容,却要以一种轻松活泼、偶见调侃的文风赋之,以平衡其生冷。

  如此一来过于正式、过于激昂的语调就显得不是很搭了,而尝试一种轻松幽默、不紧不慢的语调可能会更有味道。

  如果说《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》是“李白式离别”——用送别亲友的故事,抒发与亲友完全无关的壮心与愁绪;那么《将进酒》就是标准的“李白式相聚”——金樽玉杯、挚友亲朋、寻欢作乐,再加一点点恰到好处的失意,一切人与物都是证明李白不爱功名爱潇洒的道具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