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08885.com

林则徐为何让儿子辞官回家读书?

发表于: 2019-03-05 

林则徐意识到本人在干一件保护民族利益的大事,但可能不意识到这是一件让历史发生质的转变的标志性事件,在前一封信中,他只说“沿途经五十余日,今始安抵羊城。风涛险恶,不可言喻。”

在这个历史转折的重大关头,林大人倒是不什么豪言壮语,语气平庸得很,只是说“惟静心平气,或默背五经,或返躬思过。”中国古代士大夫临大事时,讲究的就是“静心平气”,自己先不能乱,否则事件就会乱。弛缓的时候,他们就温习传统的经典——“五经”,或者自我检讨自我批评一番,这样做的目的是求一个心安,而心安的目的就是为民族为国家做大事。如此看来,“静心平气”这四个字,功夫好深。抗日英烈张自忠身为集团军司令,在率孤军前昔日军腹地做决去世一战时,其目标也很平淡——“追求良心上的保险”。

林则徐给大儿子林汝舟的这封信,写于广州禁烟期间,即公元1839年,清道光十九年。此前刚到广州的时候,他也给林汝舟写了一封信。

正因为自己的修身境界如斯,所以林则徐对儿子没有什么荣华富贵跟建功破业的恳求。在他前往广州的前一年,传来一个好消息,大儿子林汝舟考中戊戌科进士,殿试位列第二甲第六名,选嫡吉士,散馆授翰林院编修。

“父十一载在外,虽坐八轩,食方丈,意气豪然;然一念及家中状况,觉居官虽好,不如还乡……吾儿在都,位不过司务,旅进旅退,毫无建树;而一官在身,学业反多荒弃,诚不如常设回籍之尚得事母持家,且可重温故业,与古人为友,足以长进学识也。”(清・林则徐《训大儿汝舟》)